棕衣资讯 > 社会 > “货车维权第一人”谈超载:当年跑运输每天毛利上千,严格执法方

“货车维权第一人”谈超载:当年跑运输每天毛利上千,严格执法方

2019-10-28 15:15:57   
两天前,这里发生高架桥侧翻事故,无锡市委宣传部发布消息,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,2人受伤。经初步分析,桥面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。这不是第一起因车辆超载造成的事故。此外,王金伍曾被聘为公安部交管局行风监督

10月12日上午7点,江苏省无锡市西岗路重新通车。两天前,这里发生了高架桥翻车事故。无锡市委宣传部宣布,事故造成3人死亡,2人受伤。经过初步分析,桥面侧翻是由运输车辆超载引起的。

这不是由车辆超载引起的第一起事故。据《工人日报》报道,一些研究机构对2007年至2015年中国桥梁倒塌情况进行了调查和统计。由于车辆超载,共有28座桥梁倒塌。交通部公路局局长吴德金(Wu Dejin)曾公开表示,超载车辆的荷载一般比道路和桥梁的设计荷载高得多。道路频繁行驶会造成路面损坏和桥梁断裂,大大缩短道路的正常使用寿命。

“超载是公路货运行业的一个普遍现象。市场混乱和监管松散,使得保证合法运输变得困难。”从事货运行业15年的王金武介绍说。

2004年,王金武成为一名卡车司机。由于高速公路上的“三乱”现象,他开始自学法律知识,并试图通过行政复议来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利。据媒体报道,到2005年底,王金武已经成为卡车司机中的小名人。每个人都愿意和他讨论或委托他处理难题。仅在2006年,王金武就代表了100多起权利保护案件,向全国10多个省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100多个交通和公安部门提起了行政复议、申诉和起诉。他维护权利的成功率在80%以上。此外,王金武还被聘为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交通监督员,被誉为“中国第一个保护卡车权利的人”。

关于超载问题,王金武在10月15日接受《新京报》采访时提到,这种现象已经被多次禁止,因为有些地方的执法部门不是在管理超载,而是在“操作”超载。“有关部门严格执法,防止超载的卡车上路,以确保世界上没有超载。”王金武说。

“中国第一个卡车权利维护者”王金武。受访者提供了照片。

谈驾驶员现状:差距达到1000万

新京报:你什么时候开始开卡车的?

王金武:我在2004年进入运输业。那一年,我从一家国有企业下岗后,花了38万元买了一辆卡车,通过贷款和贷款开始运输。

新京报:那时卡车司机的收入是多少?

王金武:那时,我经常跑陕西到湖北的路线。我开一辆六轴汽车,最多能装55吨煤。我通常拉40吨。一次旅行持续两天,行程超过500公里。没有任何意外,每天的毛利是1400或1500元。当时,收入相对较高。

新京报:它是如何成为“中国第一个保护卡车司机权利的人”的?

王金武:他经常被罚款。交警将处罚交通部门,超限站将处罚交通管理处,交通管理处将处罚公路。一天之内,我在陕西最多被罚款1700元,在湖北最多被罚款2000元。我一分钱也没赚,但损失了很多钱。从那以后,我买了相关的法律书籍,开始自学法律。之后,每次我被罚款,我都要看法律规定。如果这是非法的,我会保护我的权利。

新京报:有没有第一次成功维权的印象?

王金武:2005年,出于同样的原因,我一天内被交警罚款两次。总共是700元。罚款后,我没有发布罚款决定,只是发布了账单。我向当地公安局提交了程序违规的行政审查。不久,当地交通警察向我道歉并退还了罚款。此外,它还聘请我为“特别主管”。经过几次成功的权利保护努力,全国各地的其他卡车司机遇到这样的问题时会向我寻求帮助。

新京报:近年来这批卡车司机的现状如何?

王金武:近年来,卡车司机短缺。中央电视台报道说卡车司机的短缺已经达到1000万。

此外,道路现在修建得很好,有越来越多的重型和大型汽车,但是司机的资格跟不上它们。大型卡车有很高的要求,需要a1和a2驾驶执照,这是许多司机无法处理的。因此,它过去是一辆有两个司机轮流驾驶的汽车,但现在不能保证。许多汽车都是一个司机,给司机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。

此外,从去年到今年,许多不符合环保标准的企业都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。例如,我了解到湖北地区几乎所有的地砖厂都因为环保标准而关闭了。货物供应已经减少,货运量急剧下降,司机也赚不到钱。

今天的卡车司机每月工作20多天,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,每年可以挣7万到8万元,比往年少了一半。大多数人在车里吃饭,在车里睡觉,他们的生活压力很大。

谈论超载和混乱:一辆30吨核负荷的汽车改装后能拉动100吨

新京报:无锡事件后,货车超载再次引起关注。有句谚语说卡车司机不超载就不能赚钱,对吗?

王金武:超载部分是由市场混乱和监管不力造成的。卡车司机当然希望最大化收益。因此,一旦监管放松,司机就可以通过支付罚款上路了。当他看到其他司机超载20吨时,他想超载30吨或50吨。因为今天这个行业的竞争太激烈了,市场订单有限,如果其他人超负荷,你就无法做到。

新京报:货车的最大载重量是49吨。为什么路上会有“百吨之王”?

王金武:主要是通过改装车辆来实现的。卡车分为四种类型:小型、轻型、中型和重型卡车。根据目前控制超载的统一识别标准,重型卡车的最大核定载重量为49吨。然而,为了装载更多的汽车,一些车主将通过购买大功率头盔和定制特殊拖车来改装他们的汽车。

改装卡车很容易,例如加长、加宽、加高拖车或加厚轮胎。改装车辆的使用使负载增加了4到8倍。经过改装,一辆载重量为30吨的卡车可以拉100吨。一般来说,能搭载“100吨王”的车辆通常载重量为20至30吨,因此车辆载重可达100吨甚至超过200吨,严重超载。

新京报:改装后的卡车有哪些隐患?

王金武:卡车改装后,负载很高,导致汽车重心不稳,刹车失灵,很容易导致交通事故。此外,它还会严重损坏道路。

新京报:如何管理改装车辆?

王金武:为了避免年检,改装后的车辆过去依靠汽车经销商的代理和车牌检查。2016年7月12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、公安部办公厅下发了《关于非法改装货车专项整治的通知》,建议严厉打击非法生产、改装和销售货车,严厉打击非法企业,坚决杜绝道路上非法改装货车。然而,目前,在过载控制不严格的地方,改装车辆仍然很普遍。

超载控制:只有严格执法,世界才能“超越极限”

新京报:货车超载普遍吗?

王金武:事实上,超载是区域性的。在一些地势平坦、货物吞吐量大的省份,超载很常见。

新京报:卡车超载再次进入公众视野。你怎么想呢?

王金武:超限超载已经多次引起社会关注。超载车辆压垮桥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然而,当媒体和观众冷静下来后不再关注热点事件时,超载现象仍会反弹。

新京报:为什么会这样?

王金武:超载的“长期疗法”背后有很多原因。主要原因是有些地方的执法部门管理不严。他们不是管理过载,而是“管理”过载,导致这种现象被默许。

新京报:你能给我举几个例子吗?

王金武:去年12月6日,安阳市交通运输执法局北流寺超限检测站,10名协管员通过收取50元至1000元的现金、微信红包或香烟,为超限超载车辆提供便利。事件曝光后,警方公布了调查结果,开除了相关人员,并处罚了相关责任人。此外,近年来,在一些地方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,它们将在付款后被释放。事实上,如果从源头上进行严格监管,超载车辆不准上路,这种现象将会大大减少。

新京报:这些年来,有关部门在超级治理领域制定了哪些规定?

王金武:以前有过两次大规模的联合超级控制行动。第一次是2004年5月1日由国务院领导的联合超级控制行动,包括交通部和公安部在内的九个部。第二次是在2016年9月21日,当时交通部和公安部联合控制了超级大国,声称这是历史上最严重的秩序。与第一次相比,这次将增加“四分之一罚款”。如果发现超载,卡车司机、运输公司、车主和装货地点将被罚款。2017年11月9日,这两个部再次就正常化制度制定了联合规则。正常化是指各部门分工明确,公安部门和交通部门各司其职。然而,在实际操作中,在某些地方,会出现双方各自坚持自己的法律,各自罚款自己数额的情况,导致合并而非协议,并导致超载反弹。

新京报:政府正在加紧努力。为什么超载频繁?

王金武:一是超级大国的治理存在“单干”的问题。一些地方部门相互关联,但不兼容。在超级大国的治理中,有一个问题是,如果对它们有利,就实施它;如果不利,就不实施它。其次,一些地方由罚款资助,这也导致不完全的治疗。我记得在2016年超载期间,道路上没有超载的汽车。当时,一个超限站的主要负责人告诉我,他们一个月可以罚款60万元,两天可以罚款1000元。他们都在抱怨:“这些钱,更不用说工资,电是不够的。”

新京报:你对如何控制超载有什么建议吗?

王金武:控制超载并不缺乏法律和政策,但缺乏执行力。只要严格执行政策,完善法律法规体系,打破地方保护主义,政府主导法治,采取严格的问责措施,精简执法队伍,消除执法腐败,取消罚款提人机制,罚款全额上缴国库,保障执法人员经费,加强社会监督。只有相关部门严格执法,世界上才能“没有多余”。

新京报记者赵凯蒂主编曹华林校对张彦君

摩斯国际

上一篇:LG Display安乘模:未来之势,就是得OLED者得天下
下一篇:传递文明之风,盐田区开展道德模范事迹宣传活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sew2000.com 棕衣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